2011年1月30日星期日

谈王天林晚年银河映像客串

   这是2011年第一期《香港电影》“自由谈”的投稿。从这个月开始发现原来《香港电影》的内地版《环球首映香港电影》变了,没有了香港电影四个字,只剩下《环球首映》,两本对比,内地版内容也只有六成与香港版相同,专题和不少栏目都是不同内容,香港版的“自由谈”有本人这篇文章,但内地版的却没有。

王天林当导演的时候凭借《家有喜事》拿过亚洲影展最佳导演,《野玫瑰之恋》被王晶认为是最好的作品。王天林这些成就对我们这代人来说只能从档案资料中获得。大多数观众,尤其是内地观众,对其贡献了解还是从监制了无线83版《射雕英雄传》开始,知道从中培养出几位杰出徒弟林岭东、林德禄和杜琪峰。其次就是杜琪峰的银河映像作品里面的客串。

王天林客串众多银河映像作品中,观众最深印象还是其在银河映像黑帮片的表演。在这些作品当中,王天林的戏份一般都不多,但都很出彩。他在片中角色多数是辈份高,受人尊敬,有时话不多,但一说话,很多人都要听他的。在他身上,你看到的是一种权力象征,除了《枪火》中的肥祥。《枪火》中的王天林虽然如其他黑帮作品中一样,辈份高,但不是权威和权力的象征,在这部片里,高雄扮演的文哥才是社团话事人,肥祥不过是一个没权没势的老家伙,文哥定期“敬老”给他大笔钱,资助这位叔父开餐厅。这也决定本片的王天林给人另外一种特点,阴险,工于心计,不甘心没权没势,精心策划刺杀自己的侄儿。

要谈王天林在银河映像的客串,《黑社会》中的邓伯是一个绝不能忽略的角色,甚至这是王天林所有银河映像客串角色的总结,是集大成者,一个最意味深长的角色。就算《黑社会》后,王天林仍有继续客串,例如在罗守耀的《夺帅》和王天林最后一部客串作品《灭门》,或多或少都带有邓伯的身影。

《黑社会》让杜琪峰给自己的个人影像映像风格添上新的东西,也给王天林这个角色赋予更多的意义,我觉得对影片主题是一种变与不变之间的平衡,对杜琪峰是个人风格艺术和商业的平衡。《黑社会》至今已被众多影评人和观众作出各种政治解读,因为《黑社会》的英文片名《election》已经说明这一点,而大多数观众对这部有政治含义影片的人物,很多集中在两位主角乐少和大D身上,殊不知邓伯也是这部片的关键因素。杜琪峰说《黑社会》其实是变中不变,这个变当然是指和联胜的话事人,乐少和大D都是争取变的代表,而邓伯就是不变的代表。正如王天林在银河映像作品里面往往代表着威望和权力,《黑社会》无疑是这种特点最集中的表现,王天林在片中的戏份和作用,都比以前的所有作品要大。表面上看,和联胜看似民主,但其实真正把握社团权力的还是那十个八个叔父,而邓伯更是这班叔父中的叔父。

我曾经有过一个疑问,为什么在《黑社会》里有那么多叔父,个个都是有辈份的社团长老,但关键一票还是要听邓伯的决定。在影片的那场讨论投票给乐少还是大D的戏里,几个叔父各自争论,串爆和和老鬼奀争论差点就有动手之势,邓伯一句“请茶”就能镇住场。后来我明白了,我认为邓伯对于和联胜来说,不仅是权力威望,一个活着的龙头棍,也是一个百年字头传统礼节和仪式的守护者。在邓伯约见乐少那场戏中,他给乐少讲述龙头棍意义,这是字头的权威,交棍是一种仪式,邓伯还说,他当办事人的时候,龙头棍被虫蛀了,于是他拿去修补,花了很长时间才修复。从这一点上说,邓伯确实是维护了字头的传统和权威,让后来的办事人有龙头棍证明身份,也无可厚非是众多叔父中最有发言权的人。

王天林演邓伯是像以往的角色去塑造,他在影片里不像谭炳文的串爆有那么大的戾气,为人随和,但每个人都很尊重他。正是因为《黑社会》涉及老中青三代对社团传统与新形势之间看法,突显出王天林对这部注重历史感和传统的影片的重要性,所以王天林凭借邓伯这个角色就获得金马奖最佳男配角提名,还在戛纳上在众星陪伴下走红地毯,那都是实至名归,而对王天林来讲,“这一切都值得。”就算很多年过后,人们谈起王天林对于银河映像的作用,不仅是带出一位杰出徒弟杜琪峰,而且塑造过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邓伯。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