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2月15日星期二

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之后

昨天一个人去看的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。其实我对这部十一年前红透一时的青春偶像剧并不粉,也没怎么看过,主要是本人还没发育到那年龄,还停留在《十七岁不哭》和《花季雨季》阶段。我是没有70靠后和早熟80靠前的观众进去集体回忆和初恋回忆,也基本没有受电视剧影响去看这部片。
看完这部片离场的时候遇见个小插曲。影片结束起字幕,观众纷纷离场,离得差不多了,我还坐在位置上,习惯性把幕后工作人员的字幕都看完,影厅还有稀疏两三对情侣。这时看见一对情侣站起来相拥,男的不知为何忽然以泪洗脸,哭得稀里哗啦,然后两人热吻,这部片不至于让你哭成这样吧。整个过程男的很激动,女的很淡定,还给他擦泪。出了影厅后,两人在没什么人的走廊长时间拥抱。这一场没多少人看到的“安可”,算是昨天看完后的一个插曲。
说回这部影片,三个独立故事组成一部类似爱情小品,中间插入很多情侣夫妻的VCR,讲述他们的爱情故事,但我认为除了这些VCR在情人节档还算应景在秀甜蜜外,三段故事说的更像是把婚姻进行到底。无论是第一段的貌似七年之痒,还是第二段两人各自离婚,第三段小三危机,都是婚姻生活种种,此时往往是初恋最容易杀回马枪的时候,第二段和第三段故事无疑就是这种状况。你也许说初恋、婚姻这些都是爱情的其中一两种方式,不过,初恋归初恋,婚姻归婚姻,将爱情进行到底是要将初恋进行到底还是将婚姻进行到底,这得弄清楚。当初恋最终没有变成婚姻,那就让初恋变成记忆一部分吧,若因当下婚姻的乏味或失败,试图把初恋找回来延续,那仍在显示你的不成熟。一些过去的,就让他过去吧,正如片中杨铮在机场对文慧说:“别玩了好不好,我们不能把过去的那些美好的回忆放到今天的生活中,我不想破坏掉曾经美好的记忆。我们都不再是过去的我们,再也回不去了,还能怎么样,还想怎么样。”
三段故事第一段最短,也最不好,场面做得很梦幻,而且这一段像在模仿王家卫的闷骚,像比较明显的数字迷恋,两人面对七年之痒都缺少交流,家对面的旅馆叫神秘树旅馆,倒让人联想王家卫的藏秘密的树洞,酒店闭路电视对着的房门是2037房,又很让人想起东方旅馆那间2047房。第二段的喜剧表达很好,不仅是那场假床戏,还有两人慢慢点燃旧爱时那种感觉,车震、旅馆开房,都表现得很自然和充满喜剧感,没有故作煽情。三段故事个人喜欢依次是上海篇、波尔多篇、北京篇。

2011年2月4日星期五

《最强喜事》是黄百鸣的皮,陈庆嘉的馅

  去年《花田喜事》之后,我对黄百鸣的喜事系列就不报什么幻想,《家有喜事2009》旧瓶装新酒,把故事打入内地元素,《花田喜事2010》也不过是这一两年流行的“古装现代剧”的泛泛之作。也难怪在上映前的一次媒体看片会后,发行方一位人员说,在北京看片的时候,所有人都没说什么,像是心里没底。但看片结束后,气氛一下就变了,大家都说片子没有之前预想中的差。

《最强喜事》能比预料中好,是因为黄百鸣在《最强喜事》里求变,不再围绕一家人,不再局限家庭合家欢,所以《最强喜事》找来陈庆嘉和秦小珍来执导是最好不过,二人一直以来的喜剧走的都是都市白领、职场中产、年轻学生路线,《最强喜事》其实是黄百鸣的皮,内里是陈庆嘉的馅。

《最强喜事》处处打的都是陈庆嘉标签,高级白领、高尚品味职业、名牌,陈庆嘉的电影像一幅现代都市白领风情画。《最强喜事》有点像陈庆嘉约十年前的作品《绝世好BRA》,片中两位男主角从事的职业都要面对各种女性,都要学会了解女性,古天乐依然是男主角之一,而刘青云则换成了甄子丹。甄子丹不仅这次尝试喜剧演出,而且角色是化妆品sales,这个角色要一个功夫巨星来演确是个挑战,也是一个影片卖点。甄子丹在片中饰演的化妆品sales郑宇强不仅会卖化妆品,而且同样是个化妆师,同时因为家中女人多,让郑宇强有种与其他化妆师不同的地方,懂女人心。《最强喜事》的古天乐和甄子丹角色都很相似,都懂得如何了解女人,但在自己的感情上却摸不着方向,他们都了解一片森林,但不懂照顾一棵树。这种都市中产感情纠结,在陈庆嘉的电影里比比皆是。如果把另主角黄百鸣那一段抽掉,不是什么喜事系列,片名我看直接可以叫《绝世好妆》。

闫妮拍合拍片,还是现代喜剧还是给人一点新鲜感,甄子丹第一次拍喜剧,表演上虽看不到有什么让人惊喜的地方,但导演根据甄子丹本身的特色“度桥”,也制造出不少喜剧因素,如用咏春手法给几个女人同时化妆。张柏芝复出了,惊喜不大,又能在银幕上听见她的鹅公喉了,这位香港本土极少数打“天才波”的演员演技不用多说,真希望她接下来有更多好戏献上。

黄百鸣说拍完《最强喜事》未来暂不会再出喜事系列,拍到这一部已经难有突破了,另外担心观众审美疲劳。我同意,在我看来,《花田喜事2010》之后就应该有这种担心,所以才有《最强喜事》的变化。

2011.2.1